首页 > 产业 > 正文
娱乐资本论红拂女编辑:剧迷2016-12-12热度:

韩剧《鬼怪》又火了,类型剧成了电视台的续命良方?

12月9日,韩国tvN电视台新剧《鬼怪》播出第3集,收视继续水涨船高,最高时达到12.471%(全国),目前已位列tvN历届全剧收视第3名(前两名分别为《请回答1988》与《Signal》)。

这已经是tvN出品的第四部鬼神剧了。如此密集地推出鬼神剧,而且收视和口碑都不错,tvN有什么秘诀和法则?

实际上,tvN的拿手好戏不仅鬼神剧,正是因为它在类型剧的领域不断探索和深耕,稳定地出品诸多精品剧,才有了如今的“tvN神话”。

从除了有钱什么也没有的小台到能公然与三大台叫板,这个以类型剧立台的励志故事能给我们什么启发?

电影画幅拍摄、远赴加拿大取景,能打败tvN的只有它自己

作为tvN十周年特别企划剧,《鬼怪》的人员配置、硬件投入可以说是大手笔:主演孔侑、金高银都是电影咖,另一主演李东旭也是实力派。

导演李应福和编剧金恩淑被誉为“热门剧制造机”,《鬼怪》更是编剧金恩淑远在《太后》之前就潜心策划的作品。同时,该剧来到加拿大魁北克拍摄,这也是韩剧史上第一次来到该地拍摄外景。

种种迹象都表明,tvN此次是要玩票大的了,而它也有本钱玩票大的。

娱乐资本论总结了过去几年tvN出品的几部鬼神剧及它们的收视情况。

其中,《oh,我的鬼神君》属于典型的低开高走作品,该剧从首播收视2.6%到结局时的7.3%,整整翻了三倍,主演们也成为了红透一个暑期的当红炸子鸡。也难怪许多业内人士会戏称:能在某个细分领域打败tvN的只有它自己了。

这些收视不断获得满堂彩、自己打破自己收视纪录的喜人案例,为tvN带来了相当多的拥趸,同时也带来了丰厚的广告收入。

曾在韩国某电视台工作多年的权小星告诉娱乐资本论, SBS剧集《Remember》的品牌植入广告大约是几秒钟1000多万韩元,但tvN收视最好的《请回答》系列,价格比这个还翻了好几倍。

tvN所属的韩国娱乐集团CJ E&M2016年第一季度报表也显示,其电视频道事业部门的收入较去年同期上涨74.3%,达到686亿韩元。

实际上,tvN从建台之初就一直在坚持砸钱“搞事情”。tvN背靠韩国最大娱乐航母CJ E&M,资料显示,过去的十年间,这家公司为了tvN在内容制作上投入了超过1万亿韩元。

 

包括鬼神剧在内,tvN如何用类型剧全面开挂?

虽然成立于2006年,但tvN真正涉足自制剧领域,是在2011年,当时它以一部《需要浪漫》正式撬动三大台早已分割完毕的电视剧市场。

为什么要走非常规类型剧之路?

2006年,tvN刚立台的时候,当年最火的韩剧是《宫》,仍然属于谈情说爱的常规韩剧,这样的电视剧盛行已久,永远都能收获收视大满贯,广告收入也盆满钵满,所以三大台只要继续做这样的剧就可高枕无忧。

但这样的电视剧需要大明星、高投入才能做出来人美景美、话题度也高的精品效果,还需要有多年从业经验的成熟编剧、导演,刚建台的tvN虽然有钱,可是硬件方面还是差一点,何况,人才早就被无形垄断了。

权小星告诉小娱,在韩国广电圈,金恩淑编剧有一个绰号,叫“SBS的公务员”,她虽然没有和任何一家电视台签约,但她编剧的作品,不出意外都会交给SBS电视台制作。

换言之,当时才刚刚立台的tvN,没有人脉和资源,也没有制作电视剧的经验,确实吸引不来精锐制作人和演员。

但三大台的限制也很多。资深韩娱记者、如今是拉近影业项目总监田芳告诉小娱一个例子,tvN职场剧《未生》的导演坚持不肯加loveline,结果被三大台拒绝。

而且,三大台对于编剧的要求较高。权小星说,一般三大台和某位编剧合作时,会要求他/她提供较完整的故事大纲、50%甚至更多的剧本(后期可以修改)以及人物的详细介绍等等,但编剧和tvN合作时,tvN的高层只需要了解大概的故事创意,觉得有新意、可行便会充分放权,这样,给创作者的创作空间会更大。

如何打造类型剧?拉人才、允许“试错”、内部机制灵活

被誉为韩版《欲望都市》的《需要浪漫》是tvN打响的第一炮,这部激情戏颇多的电视剧在相当保守的韩国广电环境下,让人“跌破眼镜”,但也第一次让韩国观众见识到不同的剧种。

至于鬼神剧,很多人认为这是tvN为了刻意求异而剑走偏锋的做法,其实这样说并不准确。一位在韩生活多年的韩企员工唐文婷(音译)告诉小娱,对“鬼怪”(韩国专称“魍魉”)的敬畏和迷信是韩国盛行已久的传统,韩剧或韩影里的“少女神婆“这一类角色非常受欢迎,民众喜闻乐见,并不算剑走偏锋。

《oh,我的鬼神君》里饰演“处女鬼”的金瑟祺

而且,以韩国的电视剧分级制度来看,真正专注19禁的应该是另一个收费台OCN,它以制作大尺度刑侦剧为卖点。前文已述的几部tvN鬼神剧,其级别属于“15+”,也就是15岁以上可看,韩国热门周播剧都属于这个级别(或“12+”)。

(这三个鬼神剧都是“15+”)

tvN的鬼神剧,吓人程度有限,因为这不是其创作鬼神剧的“初心”。例如《oh,我的鬼神君》里,通过一个“善良鬼”一个“恶鬼”截然不同的人生选择以及他们做鬼以后有第二视角来重新审视做人时的人生,给观众无限共鸣,这才是这些鬼神剧的高明之处。

时刻关注“人”、展现人心最细腻的感受,这是tvN出品最明显的标识。不仅在作品里关注人,tvN在戏外也对优秀人才求贤若渴。从2011年开始,tvN不断从三大台挖人,其中KBS王牌制作人罗英锡和申原昊带领团队加入tvN,就是他们制作了韩剧界难以越过的高山《请回答》系列。

申原昊曾向媒体揭秘过他在tvN和原单位截然不同的工作经历,三大台人才多竞争也激烈,节目都要抢着上,如果制作出一个新节目,只能有一期的时间来测试市场反应;但在tvN,一切都还在起步状态,每天空余的时间段又多,所以对于有一定从业经验的PD,tvN会很“大方”地给予一季的时间来慢慢“试错”。

而且,tvN内部的机制也非常机动灵活。在三大台,每个工种各司其职是要严格遵守的规定;但在tvN,谁都可以随意发表意见。权小星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有一次在KBS的道具室里,发现光道具剪刀就有好多把,但tvN的道具室里啥也没有,需要了再去买。”

既然关注“人”的故事,那正常人的生活肯定不只有谈情说爱,所以tvN展现了职场(《未生》)、追星(《请回答1997》)、亲情(《请回答1988》),还尝试了高难度类型:穿越(《九回时间的旅行》、《仁显王后的男人》)、刑侦(《信号》)……

总而言之,从2008年就提出那句著名的口号“Content Trend Leader(内容为王)”的tvN,到现在仍然在矢志不渝地践行着。

我国电视剧能借鉴tvN的什么?

受政策掣肘,我国在拍“鬼神剧”时的规定是“限鬼不限妖”的,风险也比较高,《灵魂摆渡2》就曾经面临下架。但成功例子也有,去年的《无心法师》,把原著中的鬼都改成妖以后,仍然无损它的精彩。

实际上,多位采访对象都不约而同告诉小娱,在中国,不太可能是因为政策原因做不出来如此精彩的鬼神剧,更多的还是在于周期太赶、通常没有时间仔细琢磨。

田芳给小娱算了一笔账:“一部剧如果先有概念,找编剧写,或者买了小说翻拍,前期策划大约2个月左右;编剧需要至少4个月去写剧本;然后导演用一个到两个月前期筹备,两个月到三个月去拍摄,再两个月做后期。”也就是一年多一点做一部剧。

“像《未生》那样慢条斯理,光策划就一年多,在我们这儿简直是天方夜谭。”田芳说。

整个行业都在赶,而抢手的IP版权期都很短,过期了就要易手他人了。一位不愿具名的编剧透露,她在上月29日接到一个韩剧本土化的任务,该剧共20集,每集1小时,她要在本月8号前看完并提交修改意见,以她的工作效率,她要每天看四集才能赶上进度,能消化吗?

同时,“制播是否分离”也是韩国与我国电视剧的最大分野。

田芳告诉小娱,在韩国,电视剧通常都是制作公司与电视台共同企划,而且韩剧绝大部分是边拍边播拍摄过程中可以根据观众反馈随时改变。

但在我国,制播分离是主要趋势,一部电视剧从筹拍到播出要差不多一年,而一年时间风向会发生很大变化,经常是某部剧播出时它的概念或IP已经不再时兴,自然也就很难引起观众的兴趣。

除了机制不一样以外,我国大部分制作公司对自身的要求也跟韩剧的主张不太一样。今年暑期某知名古装网剧的编剧之一李女士告诉小娱,从做编剧以来,她所接受的剧本教育是“电视剧里一定要有硬线!不能只有软线!”。

所谓的硬线,指的是大开大合的情节线,具体例子有狗血、争斗的家暴跳楼等戏码,而软线就是感情戏,李女士直言不讳地说“像某些韩剧纯谈恋爱,我们这儿是不允许的。必须要有重口味的东西吸引观众。

李女士认为,韩剧的体量相对国剧比较小,一般都在16~21集左右,按每集1小时来换算,其实也就等于国剧的25~30集左右,李女士说,动辄四五十集的国产剧,光有“软线”肯定不够,必须要加职场、家庭等情节戏,如此就很难避免“注水”。

但是,像《请回答》系列以及今年暑期tvN一部评价和收视双线飘红的电视剧《我亲爱的朋友们》,都属于“家长里短”型慢火熬制的剧,为什么都能实现商业和口碑双丰收呢?

田芳认为,还是观念上和生活经验不一样的问题。《我亲爱的朋友们》一开场就是一群老太太,导演会去拍美美的遗像,不偏不倚地展现老年人的精神世界,但在中国,可能这种以老年人为叙事重心的剧还是太少了。

其实,《请回答》系列的广告收益也并不是每部都很好,毕竟展现的主要是上世纪的故事,广告植入的空间太小,但因为剧实在太火,广告商都急着挤进来,价格也水涨船高,这算是一条正向发展的路线。

编剧在整个电视剧创作流程中的话语权大小,也成为韩剧与国剧的区别之一。在韩国,编剧的地位非常高,不仅有相对宽广自由的创作空间,并且有绝对的话语权。

《鬼怪》剧本围读会

但在我国,演员指挥编剧改戏的事是司空见惯。李女士在写这部今年暑期热门古装剧时,接触了一位之前并无演戏经验但人气很高的“小鲜花”,这位“小鲜花”提出能否改动她的角色,因为她不愿意演奸角。一位没有演戏经验的新人尚且可以提出这样的要求,更不用提很多大牌演员带数位跟组编剧进组、为其修改剧本了。

小娱也曾从知情人处获悉,之前红火的某周播古装剧,因为编剧和其中一位男主演是大学同窗,为其加了不少戏,之后成功捧红了这位男演员。剧本的创作有一定规律,如果随意更改,内容确实很难保障。

所以,tvN和我国国产剧之间的区别,并不只是“有钱”和“没钱”之分。

像tvN那样十年如一日狂砸钱做精品剧,于商业来说确实不是一件好事,但其成效肉眼可见,非常喜人;常年在中韩两国娱乐界跑动的权小星说,中国比CJ E&M壕的公司还多了去了,不过,要借鉴tvN的成功之路,恐怕不是有钱就行的事。

【钛媒体作者介绍:娱乐资本论,微信公众号:yulezibenlun;作者/红拂女 编辑/吴立湘】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glofilm;合作及投稿请联系:755277197@qq.com